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 钱游戏,点击进入
  “操死我……操死我……主人您操死我吧……在我老公面前操死我吧……我是个骚货、臭婊子、贱母狗……就喜欢被人在我老公的面前操我……又是喜欢被主人您这样大鸡巴的男人……在我老公的面前操我……”

  被我猛力地操干了一百多下,缈姐的开始更明显地收缩了起来,回身用一只手紧紧抓住了我的一只胳膊,声音更大地扭着脸对我叫喊道:“啊啊啊……主人…主人……我要来了……我要来了……”

  我把抽插她阴道的速度、力度都提到到了最大,又是猛力地地操干了几十下下,缈姐在连续地大声浪叫中被我操到了高潮。这一次的高潮来的很是强烈,高潮后的缈姐脸贴地直接趴在了地板上,但嘴里却还继续下贱地叨咕着说:“主人…主人……您的大鸡巴太厉害了……操得骚货的浪逼太舒服了……骚货太喜欢被您操了……”

  把缈姐操到了高潮,我也达到了快射精的状态,抱着她的腰拉高起她的屁眼,又是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猛干了起来。在缈姐的屁眼里操干了没一会,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喷射出来了,连忙从缈姐的屁眼里拔出鸡巴腾身站了起来。缈姐没有用我命令她,便极其配合的直起身跪在了我面前,摘掉我鸡巴上的避孕套张嘴含入了口中。被缈姐技术熟练地吞吐着鸡巴没一会,我兴奋地「啊——」地大叫了一声,痛快地把精液全部射入了妻她的嘴里。

  六

  我在缈姐的嘴里射出了精液之后,看到余哥还跪在一旁自己撸着鸡巴,于是便对嘴里还含着我的精液的缈姐说:“骚货,去爬你那个绿王八老公那边去,把主人的精液吐在他鸡巴上,然后用手撸你老公的基本,把你那个绿王八老公也撸射了。”

  缈姐听完连忙扭着屁股下贱地爬了过去,余哥一听则连忙停止了撸鸡巴的动作,把双手背到背后先前撅着下身挺出了鸡巴……因为是要把我的精液射在他老公的鸡巴上,为了确保安全卫生,缈姐先给她老公的鸡巴套了一个避孕套,这才把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,吐到了她老公戴了避孕套的鸡巴上。

  用我射在他老婆的精液做润滑,在我操完他老婆的命令之下,被自己的老婆撸起了鸡巴,这自然是极大刺激满足到了余哥的淫妻欲。因此余哥只是刚刚被老婆把我的精液吐到了他的鸡巴上,还没没等我要求他老婆开始给她撸弄鸡巴,便发出了跟发情的公狗似的,兴奋至极同时又下贱至极的叫声。

  知道自己的老公其实是喜欢这样,缈姐开始给老公打飞机之前,扬手响亮地抽了自己老公一个耳光,语气严厉地对自己老公斥责道:“你个活王八,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?主人要赏赐你高潮了,怎么不知道感谢主人!”

  挨了自己老婆一记响亮的耳光,余哥不但是没有生气,反而是连忙跪下身给我磕起了响头,嘴里还下贱恭敬地叨咕着说:“对不起,主人!我错了……我错了……主人在我面前操我老婆,是我很喜欢并且荣喜的事,主人要赏赐我高潮,更是我喜欢和荣喜的事,谢谢主人调教我们夫妻。”

  这时唐僧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了,看到余哥更下贱地进入到了夫妻奴的姿态,便从我和他事先准备的SM工具里,拿过来是专门给余哥用的男奴工具,其实就是一套专门给男奴用的项圈和狗链。之后由我来指挥由唐僧来动手,先给余哥套上了项圈,又给套在他脖子上的项圈挂上了狗链。这个项圈是黑色皮带有铁环的那种,并且搭配有一个比较粗重的铁锁链,相比于给女奴用的那种项圈狗链,完全是重金属的风格。

  余哥被戴上项圈挂上狗链后,便手和膝盖着地趴在地板上、缈姐蹲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后,伸出一只手从自己老公的两腿间伸过去,抓住自己老公的鸡巴使劲地拽到了后面,开始给自己老公打起了飞机。

  在缈姐开始给自己老公打起了飞机后,我拿过来了一个震动的假鸡巴,蹲到她的伸手插到了她的逼里。被我从后面插进去了一个假鸡巴,一开始是蹲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后给老公撸鸡巴的缈姐,也就改为了撅着屁股趴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后,继续给自己的老公撸着鸡巴。唐僧则是抄起牵着缈姐老公的狗链,站在她老公屁股的左侧,让缈姐在给自己老公撸着鸡巴的同时,还不是地给他舔着鸡巴。

  为了更充分满足自己老公的夫妻奴欲望,缈姐始给自己老公打起了飞机后,一边啪啪地抽打着自己老公的屁股,同时还对自己老公辱骂羞辱道:“你个活王八,鸡巴上吐上了主人的精液,让老婆给你撸你的鸡巴,够舒坦不?”

  “舒坦…舒坦…太舒坦了……主人您太会玩了……老婆你也太会撸鸡巴了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  进入到夫妻奴的姿态被老婆撸着鸡巴,余哥在下贱的叫声中很快就要射精了。缈姐感觉到自己老公马上要射了,更大力地撸着老公的鸡巴,使劲在老公的屁股上拍打了一下说:“你个贱王八,快点射出来啊,等把你个贱王八撸射了,我还得去伺候主人哪!」”啊——“缈姐的话音刚落,余哥便大声吼叫了一声,湿漉闪亮的龟头正中,喷出来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。他被自己老婆撸射出来的精液,竟然是以喷射的状态射出来的,喷射起了足足都有两尺多高,大部分都喷到了缈姐的两只奶子上。

  七、

  余哥、缈姐夫妻俩来了我所在的城市,既是想着找人玩夫妻双双被调教的游戏,同时也是在五一期间来这边旅游的。因此在跟我我和唐僧玩了次调教游戏之后,他们夫妻并没有马上回东北,直接住在了我和唐僧帮他们开的那处短租公寓,在我所在的城市游玩了起来。随后五一假期就到了,五月一号我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礼,二号的这天我没有了什么事,正好这天从早上开始便下起了雨,我中午前给余哥、缈姐夫妻俩打过去电话,问他们有没有出去游玩,说他们因下雨没出去玩的话,想中午的时候请他们一块吃饭。

  是余哥接的我打过的电话,说他们夫妻今天因下雨没有出去,直接答应了我请他们出来吃饭。随后又给唐僧发过去了一条短信,本想是叫他出来一块去找余哥夫妻吃饭,但唐僧回了条短信说今天跟妻子去了老丈人家走不开,我也就自己去找了余哥夫妻吃饭。在我和唐僧帮他们开的那处短租公寓的附近,我和余哥、缈姐夫妻俩见了面之后,正好看到旁边有一家东北菜馆,于是就直接进去这家饭店去请他们夫妻吃午饭。

  要了间包房点完菜还没开始吃,我发现余哥、缈姐夫妻俩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,余哥依然是跟上次见面一样笑呵呵的,但缈姐的脸上显然是带着怒色。不过我也感觉到缈姐表露出的怒色并不是冲我,应该是他们夫妻俩之间闹了什么别扭。

  果然我猜测的没有错。因为是来的一家东北菜馆,余哥又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,开始吃喝起来后他说这家饭馆的东北菜做得很正宗,便是一边介绍着一边让我尽量地多吃。不料这时挨着我坐着、侧脸对着她老公的缈姐,突然抽冷子地对自己的老公说了句,「你一个劲地让他吃,是想他吃饱了有劲,好能使劲干你老婆啊?」被老婆抽冷子来了这么一句,余哥跟一口咽下了一个尖辣椒似的,顿时被呛得脸色通红。缈姐这时偏偏还辣椒上撒芥末似的,给我夹过来一筷子菜找补了一句说:「来,多吃点,吃饱了有劲了,一会儿好使劲了干我。」我虽然跟缈姐还是在刚刚现实认识,但之前已经在网络上聊了很长时间,我知道她不但是一个非常前卫开放的人,同时也是一个非常个性另类的人。因此缈姐突然抽冷子对她老公来了这么一句,我听完后顿时意识到,他们夫妻俩之间肯定是闹了什么别扭。没准还可能是刚刚吵完了一架,缈姐的心里可能是正憋了窝了一股火,所以才对抽冷子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。觉得和他们夫妻也算是比较熟识了,于是我便较为婉转地问起缈姐,具体是跟余哥闹了什么别扭。

  缈姐听我一问,显得更生气地唠叨了起来。”我俩儿这不是刚把那个摄影店兑出去了吗,以前我俩儿一直开店来着都不上班,最近一直琢磨着再干点啥别的买卖。昨天他弟弟来了个电话,说看到了一个不错的饭店,想跟他合作一块兑下来。他一听直接就动心了,可他应该心里比我还清楚,他弟弟就是个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败家子,手里一分钱没有,兑饭店的钱全得让我们拿,他弟弟一分钱不出只跟我们一块经营,我俩儿以前也没干过饭店一窍不通,你说这不是明摆着赔钱吗?“夫妻之间闹别扭是常有的事,又是涉及到了人家亲戚之间的矛盾,我也只能是本着劝和不劝离的原则,尽可能地解劝起了缈姐别生气,并也跟余哥说着做买卖的事最好要慎重考虑。就这么一起吃完了这顿午饭,缈姐也就被我劝的基本上不生气了。吃完饭从饭店里出了之后,缈姐直接挽起我的胳膊,也没跟她老公商量,甚至还是带有挑衅性质地,挽着我直接走回向了我和唐僧帮他们夫妻那处短租公寓。

  八

  虽然三天前我和唐僧一起,刚刚调教过了余哥、缈姐夫妻一次,但我现在又有了一次单独调教他们夫妻的机会时,因为人家夫妻俩之间刚刚闹了场别扭,到了这间短租公寓里之后,我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来开始。正好刚才吃饭时余哥喝了不少酒满身的酒气,而且余哥相对较胖出了不少的汗,于是我便建议他去卫生间里先去洗个澡,目的是借此暂时把他从眼前支开,好跟缈姐商量下该怎么玩。

  缈姐当然是看明白了我的意图,等老公进去了卫生间之后,做出一副颇为解恨的表情对我说:「这个贱王八,太他妈得气人了,一会你好好收拾收拾他。你放心,没事儿的,他本来就喜欢这个,你就是把他收拾得重了,他个贱王八也不会说啥的。」虽然缈姐并没有把话说明了,但我一听当即明白了她的意思,肯定是因为余哥要跟弟弟合伙开饭店的时,把缈姐给气了个不清,于是性格乖张另类的缈姐,带有借刀杀人性质地想让我以调教他们夫妻的方式,让我代替她收拾自己老公一顿,替她发泄一下憋在心里的火气。

  得到了缈姐的背后鼓动,而且几天前还刚刚调教过他们夫妻一次了,我的心里也就有了底。因此等余哥洗完了澡,光着身子从卫生间出来后,我直接便对他换成了一幅严肃的表情,命令他挨着缈姐跪到我面前之后,二话没说先抽了他好几个耳光。

  我此前还没有打过一个比自己大了近十岁的男人,因此下手抽余哥耳光时没怎么用太大的力。不过打完后见余哥并没有反感,还嬉皮笑脸地说我打得他很舒服,觉得他也也有想借此让自己老婆发泄出心里窝着的火的意思,同时我也算是以此在他的面前酝酿出来了主人的感觉,干脆又狠狠抽了他几个耳光。啪啪地被我抽得连声叫唤了起来,余哥不再是嬉皮笑脸的了,但也没有对我表现出反感的意思,反而是真像条公狗的变得更下贱服从了。

  之前已经被别的S这么调教过多次了,而且是抱着的是想拿她老公发泄心头火气的心态,对我抽她老公耳光的举动,缈姐自然更不会表现出反感的意思,反而低着头跪在旁边乜斜向了自己的老公,眼神里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开心感觉。

  我以在缈姐面前抽余哥耳光的方式,开始了对他们夫妻的夫妻奴调教,缈姐主动给我拖过来了一个高档的名牌拉杆皮箱。缈姐拉开了这个拉杆皮箱的拉锁,我看到里面装得并不是衣物,而是各种各样的SM工具,既有调教女M的也有调教男M的,同时还有着情趣内衣、高跟鞋等辅助工具。

  想了想三天前我和唐僧去火车站接他们时,余哥、缈姐夫妻确实是拉着了这么一个拉杆皮箱,不过上次玩的时候因为我带来了些SM工具,他们因此没有拿出来自己带来的工具,我真还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带来这么多的SM工具。

  进一步地得到了缈姐的鼓励,我也就根据缈姐主动拿出来的一皮箱工具,完全按自己的想法调教起了他们夫妻。看了看皮箱里有一套网眼式的连身情趣内衣,我先让缈姐脱光了衣服,拿出这套情趣内换到了身上,随后又让她穿上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。

  之前我和余哥在网上聊天时,他跟我描述过别的S调教他们夫妻时的情景,说过别的S在调教他们夫妻时,差不多每次都会塞上他的后门。由此我想到了也先把他的屁眼塞上,在那个拉杆皮箱里翻了翻,首先找出来了一个带狐狸尾巴的肛门塞,感觉这是适合给女M塞后门用的,我顺手扔回到了皮箱里又翻找了一番,找出来带有好几个塑胶球的那种拉珠。感觉这个比较适合给男M用了,扔到余哥面前让他自己塞到屁眼里。余哥呲牙咧嘴地把拉珠逐一都塞进了自己屁眼里,我在那个拉杆皮箱里又翻了翻,见里面还有一卷专门玩SM用的人体胶布,于是拿出来这卷脚步扯下来了两条,封住了他被塞进去拉珠的屁眼。

  身材绝对是魔鬼级的缈姐,穿上了这么一套情趣内衣,再配上一双尖头式的黑色细高跟鞋,自然是相当的诱惑。用胶布封上了余哥塞进去拉珠的屁眼后,我用很严厉的S口气,命令他屁股顶着墙背跪在了墙边,随后让缈姐脸对着自己的丈夫,撅着屁股跪趴在了地板上,从后边直接操进了她的逼里。

  九

  在余哥的面前直接操起了缈姐,我伸手抓住了缈姐的长发,使得她向前扬起来了脸,随后对屁股顶着墙跪趴着的余哥说: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抬起头来,看着你老婆的脸,告诉我,我现在在干什么呢?」「是,主人!回主人,您现在是正在当着我的面,在用您的大鸡巴,操我老婆的逼呢。主人说的对,我是绿王八,我是贱公狗,主人在我面前操我老婆,是我这个绿王八贱公狗的荣幸。」余哥的回答比我预想的还要下贱,我听了自然是非常得起劲,操干缈姐的节奏变得更猛了,缈姐被我操得更大声地浪叫了起来。被我从后面抓住头发向后拉着,缈姐撅着屁股被我操着时是仰起的脸,脸和丈夫的脸相距不到半米远。虽然是被老婆被动地拉进到了这次调教中,但对于内心有着强烈淫妻欲的余哥来说,这样的情景自然也让他更加亢奋了起来。

  余哥的鸡巴实际是挺大的,不过之前在网上聊天时他跟我说,他人到中年时勃起便开始变得很困难了,但想到妻子在自己面前被别的男人侵犯时,却是能让他觉得非常刺激能够马上勃起,他也正是因此而萌发起的淫妻欲。其实有着绿帽淫妻倾向的男人,基本上都是有着这样的心态,接触过此类交友的朋友应该也都清楚。

  刚被我命令屁股顶着墙跪到墙边时,余哥鸡巴像跟蔫黄瓜似的耷拉在了两腿间并未勃起,但等我让他和老婆脸对着脸狠操起了他老婆,余哥嘴里发出了公狗发情一样的下贱叫声,蔫黄瓜似的鸡巴在两腿间顿时便挺立了起来。看着自己老婆在脸对着他的脸,被我操得嗷嗷嗷地大声浪叫着,余哥在自己的鸡巴勃起了之后,忍不住伸手撸弄起了自己的鸡巴。

  见他开始撸弄起了自己的鸡巴,我语气严厉地对他骂道: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谁让你摸自己的狗鸡巴了!爬过来,给你老婆当肉墩儿。」让绿帽奴在自己妻子被别人操时,给被别人操着的妻子做肉墩,是夫妻奴调教中的一种常用方式。具体说来就是让绿帽奴两手和膝盖着地,低着腰趴在了地上或者是床上,然后让自己的妻子坐在或者骑在屁股上,把自己的妻子驮在自己上身,让别的男人操自己妻子。之前已经玩过多次夫妻奴调教了,余哥的这个姿势做得可谓相当标准。等自己的老公做好了肉墩的姿势之后,缈姐主动撅着屁股趴在了他身上,我则从后边继续操起了她。

  缈姐的体重虽还不到一百斤,但骑在了老公的身上被我从后边操着,没一会还是把余哥压得架不住了。我在后面操了她也就两三分钟,下面的余哥便跟被压一通哼哼,身体向前一倾死狗似的平趴在了地板上。

  其实这个调教夫妻奴常用的肉墩姿势,主要也是心理上的感觉更刺激,对我来说做起来也不是很得劲,因为我得要叉开腿弓着腰站着才能插入。见余哥被压得上气不接下气地爬起不来了,我也就没有以这个姿势继续操缈姐。不过还是借题发挥狠狠骂了他一通,等他爬起来后又抽了他好几个大耳光子。

  此时已被充分激发起了淫妻欲,余哥挨完了耳光翻身爬了起来,下贱至极地跪在我脚下连连给我磕起了头,求着我让允许他满足下他的鸡巴。

  我见了先拉过缈姐坐到了床上,抬腿迈上了床盘腿坐在了床边,让缈姐两只脚放在床下坐在了我怀里。一边摆弄着缈姐的两只大奶子,一边显得很甜蜜地跟她亲着嘴,喝斥余哥爬到了自己老婆叉开着的两脚间,让他最大程度叉开两条腿,仰起脸望着自己老婆在地板上两只脚蹬着床帮,捧起来了自己老婆脚上穿着高跟鞋的一只脚。

  我让缈姐穿着的这双SM高跟鞋,整体是黑色的,鞋底则是鲜艳的红色的。余哥坐在床下捧起了自己老婆脚上的一只高跟鞋,眼神正好是看着这只鞋的红色鞋底。

  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看看我让你老婆穿上的这双高跟鞋,漂亮不漂亮!」「…漂亮…漂亮…主人您太有眼光了,让我老婆穿上的的这双鞋,真是太配我老婆的脚了……」我听完使劲捏了下缈姐的奶头,让缈姐在老公的面前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浪叫,随后对捧着老婆一只高跟鞋的余哥命令道: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你的狗鸡巴不是受不了了吗?那就用你媳妇脚上的高跟鞋自慰吧!」显然之前没有拿高跟鞋自慰的事情,余哥听了后一时不知如何来操作,我一见便对他呵斥道: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真是笨死了。把你的鸡巴头撸出来,用你老婆脚上高跟鞋的鞋尖,使劲顶你的鸡巴头。」余哥听玩我对他交代了的具体的慰方式,当即捏住了自己鸡巴龟头的下侧,把龟头从包皮里挤出来最大程度,用自己老婆脚上高跟鞋的鞋尖,顶向了被他自己挤得突出来的龟头。这个方式显然给他造成了很强的疼痛感,但同时也极大刺激到了他的淫妻欲,给他带来了他强烈的兴奋感。开始用妻子脚上的高跟鞋尖揉起龟头后,余哥当即发出了傻猪一样的嚎叫声,不过既惨烈又下贱的嚎叫声中,更多也是包含了兴奋到了极点的意味。

  淫妻欲完全被激发出来进入到了极度亢奋中,余哥用妻子脚上的高跟鞋瞬间便越来越快,没一会就哦哦哦地贱叫着达到了要射精的状态。我一见连忙伸脚踢了他一下,对他大声地喝斥道: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主人还没射呢,你就想射了啊?叉开腿躺床上去,主人要让你老婆站床下操你的屁眼,同时主人要从后边操你老婆的屁眼。」十、余哥、缈姐夫妻带来的一皮箱SM工具,因为是为了给调教夫妻奴准备的,其中自然少不了女虐男的道具。听我说想要她操自己老公的屁眼,缈姐冲我挤眼坏笑了下,先从皮箱里翻找出一个女S用的穿戴式假鸡巴,随后又翻找出来了一瓶人体润滑油。

  余哥此时已摆好了一个下贱的挨操的姿势,屁股悬空在床沿外仰面躺在了床上,两条腿叉开着向上高高地举着,同时用两只手抱住了自己的两条大腿。缈姐穿好了这个女S用的穿戴式假鸡巴,站到了仰面躺在床上的自己老公身前,拧开那瓶人体润滑油,拽出来塞在自己老公屁眼里的拉珠,先在自己老公的屁眼口涂好了润滑油,随后又在她的屁眼口也涂上了润滑油。

  做好准备后又扭过头冲我挤眼坏笑了下,缈姐一手握住挺在她胯间的假鸡巴,一手握住自己老公胯间的鸡巴,用奚落的口气对自己老公说:「老公,告诉老婆,想不想让我操你了啊?」「啊啊啊……想…想……我想让老婆操了……老婆你快点操我吧……快点在主人的面前……使劲操我这个贱王八……」「原来你这个贱王八,不单是喜欢别人操你老婆,还喜欢让你老婆操你啊!好吧,既然是你自个喜欢这样,哪老婆就当着主人的面,操死你这个贱王八吧。」缈姐解恨似地辱骂完自己老公,性感诱人的屁股向前一送,把胯间的假鸡巴捅进了自己老公的屁眼里。塑胶做的假鸡巴,要比人的真鸡巴硬着很多,缈姐刚才又在自己老公的屁眼口涂上了润滑油,因此一下就把假鸡巴捅进了自己老公的屁眼里。被和真鸡巴粗细相当的假鸡巴直接捅进了屁眼,余哥先是疼得呲牙咧嘴地大声惨叫了一声,缈姐随后移动下身在自己老公的屁眼抽插了起来,同时还用手撸弄着自己老公的鸡巴,余哥随后连续发出了哦哦哦的下贱且兴奋的叫声。

  扭过头又冲我挤眼坏笑了下,缈姐继续操着自己老公的屁眼对我说:「哎呀,我的主人啊,你真是太有才了,这么玩真是太过瘾了。你说我跟这个贱王八结婚十多年,一直是让他操我来着,我怎么就没想到也操操他呢?这回按主人说的真操上了他了,这才知道当老婆操自己个的老公,原来比让老公操刺激得多啊。看来等回家后再跟他做爱的时候,不能是再让他操我了,得反过来改换我操他了。」被自己的老婆一边操着屁眼一边撸着鸡巴,同时还被自己的老婆用语言羞辱着,余哥强烈的淫妻欲充分得到了满足,没一会便哦哦哦地贱叫着,达到了要射精的状态。

  见自己的老公被她弄得要射了,缈姐停下了用戴在胯间的假鸡巴操自己老公屁眼的动作,同时也停下了用手撸自己老公鸡巴的动作,伸出细嫩的手掌狠狠抽了自己老公一顿耳光,随后抽出来插在自己老公屁眼里的假鸡巴,抓着自己老公的鸡巴将其拖下了床。「你这个贱王八,主人和你老婆还没爽呢,你就想射了啊?先给我憋着,等主人和你老婆先爽过了,最后才能让你个贱王八射。」「哦——哦——哦——」被自己老婆抓着鸡巴给从床上拖了下来,余哥摔得连续地大声惨叫着。同时因马上要射出来时被自己老婆给打断了,又表现得非常难受地连续抽挺着下身,就像是气球被充满气后又突然被松开口的那种感觉。

  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别瞎吭哧了,撅着跪好喽。」我走过去抬腿踹了余哥一脚,命令他双膝着地向前倾着上身跪在地板上,抄过来那卷人体胶布,用胶布缠住他的手腕,将他的双手绑到了背后。命令双手被捆到了背后的余哥,上身贴着地板撅起屁股趴好,我把缈姐伸手拽过来说:「骚货,骑你这个公狗老公的屁股上,把你戴着的那个假鸡巴塞他屁眼里,主人要让你个骚货坐你老公身上,让你操着他的屁眼主人同时操着你的屁眼。」十一我虽然是用羞辱性地口气对缈姐说着,但说话时却是挤眼冲她做了个鬼脸。

  颇有默契地一同收拾起了她老公,缈姐脸上浮现出了轻松欢快的表情,被老公惹出来的一肚子气,此时应该是差不多都泻了出来。扭过脸连冲我回应性地坏笑了一下,叉开腿骑坐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上,又把戴在胯间的穿戴式假鸡巴,插进到了自己老公的屁眼里。

  余哥因为两只手被我用胶布绑在了背后,只能是以双膝和前胸着地的姿势趴在了地板上,菊花门差不多是暴露在了高撅起的屁股的正上方。这样缈姐叉开着两只脚骑坐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上,只能几乎是竖直向下地把戴在胯间的假鸡巴,插进到自己老公的屁眼里。在这样的姿势之下,还要把戴在胯间的鸡巴操进了老公的屁眼里,缈姐只能是向前倾着上身骑坐在自己老公屁股上,而这样她圆润诱人的屁股只能是斜向上地向后撅着。这样我只需要站在她身后稍微躬着身,很得劲地便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主人……太刺激了……太过瘾了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操得骚货的屁眼很舒坦不说……骚货的屁眼被你操的时候……还能推着骚货操自个老公的屁眼……等于是一块操着了骚货和骚货老公俩人的屁眼……主人你真是太有才了太会玩了……啊啊啊…主人……你使劲操骚货的屁眼……也推着骚货操自个的老公……让骚货狠狠操自个老公的屁眼……」我站在缈姐的身后,把鸡巴操进了缈姐的屁眼里,缈姐骑坐在自己老公的屁股上,把戴在胯间的假鸡巴操进了的自己老公的屁眼里,这样我的鸡巴和缈姐戴在胯间的假鸡巴,等于是将上中下摞在一起的我们三个人,用一真一假两根鸡巴给连在了一起。被夹在了中间的缈姐,并没有主动做操自己老公屁眼的动作,但有我在她的身后操着她的屁眼,带动着她的下身来回地前后移动着,使得她以被动的方式做着操自己老公屁眼的动作。如此一来也就如缈姐自己所说的那样,等于是我在一同操着她和骚货老公两个人的屁眼。这样的性爱方式很是另类,感觉上很特殊但也相当得刺激,缈姐被我操着屁眼不停地浪叫着,余哥被自己老婆操着屁眼,同时也在不停地贱声哼哼着。

  以这种等于是把三个人连在一起的方式,我站在缈姐的屁股后操了她屁眼有十来分钟,感觉有些累了这才把鸡巴从她屁眼里拔出来直起了身。等我从她的屁眼里拔出鸡巴站起来后,缈姐也从自己老公的屁眼里拔出假鸡巴站了起来,大口喘着气胸前的两只奶子剧烈起伏着,应该是因为被夹在了中间做着被动的动作,看上去显得比我还累。最累的还是被压在最下面的余哥,等缈姐从他的屁眼里拔出假鸡巴站了起来后,余哥吭哧吭哧地大口喘息了几声,干脆咕咚一声直接趴到了身下的地板上。

  「你个贱王八,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!翻个身脸朝上躺着,让老婆坐你脸上,你给老婆舔舔屁眼儿,老婆给主人舔舔鸡巴。」大口喘了一会缓过来了力气,用脚上的高跟鞋提着自己老公的下身呵斥道。

  听到自己老婆的呵斥余哥连忙做起了翻身的动作,但因为双手被胶带绑到了背后,费了好一番力气才算是翻过来了身。等余哥仰面平躺到了地板上,缈姐脸超后双脚跨在自己老公的头两侧蹲下身,屁股向后翘着让自己老公给她舔起了刚被操过的屁眼。我则是脚跨在余哥的独自两侧站在了缈姐面前,让她给我舔起了刚从她屁眼里拔出来的鸡巴。

  缈姐给我做着口交嘴被占上了,继续语言羞辱余哥的便换成了我。用脚踢了踢余哥的肚子,让脸被自己老婆的屁股挡住的他,感觉到了我所在的位置和所处的姿态,我用羞辱性的口气对他问道:「绿王八贱公狗,现在离你老婆屁眼那么近,肯定能看清你老婆的屁眼吧!给主人和你老婆讲讲,你老婆刚被主人操过的屁眼,是个什么样的啊?」「啊啊啊……」听完后情不自禁地连声贱叫了几声,平躺在地板上的余哥语气下贱地答道:「回主人,绿王八老婆的屁眼,已经被主人的大鸡巴给操开了。平时我老婆的屁眼儿,是像没开的菊花骨朵那个样子的,现在被主人给操成了开了花的菊花了。看来主您的大鸡巴,真是够大够厉害啊,能让您操绿王八老婆的屁眼,绿王八觉得真是太荣幸啦。」「哈哈哈……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真是够绿够贱啊!既然你这么喜欢让主人操你老婆,哪今天主人就让你看个够,主人是怎么操你老婆的!」我说着把鸡巴从缈姐嘴里抽了出来,拉起来蹲在自己老公脸上的缈姐,对平躺在地板上的余哥命令道:「向后挪,头顶着墙根,仰着脸躺墙边上。主人要让你老婆叉开腿站你头顶,好让你这个绿王八贱公狗好好看着,主人是怎么用大鸡巴,操你老婆的逼和屁眼儿。」十二余哥按我的要求头顶着墙平躺在地板上,缈姐叉开着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脚,先把双脚站到了他肩膀两侧的地板上,随后将下身对着自己老公的脸,手扶着墙向后撅起了圆润诱人的屁股。我走过来分开两腿站在余哥腰两侧的地板上,一手伸到了缈姐的身前摸着她的一只奶子,另一只手从后揽住她的腰,向前一挺身把鸡巴操进了缈姐的逼里。

  我以这样的姿态操起了缈姐,余哥仰面平躺在缈姐两腿中间,脸朝上正对着自己老婆的下体,能够清楚明了地看到我的鸡巴,在他老婆的逼里进进出出的情景。对作为缈姐老公的余哥来说,这自然是有着极大的羞辱感,而对同时也有着强烈淫妻欲的余哥来说,这当然也给了他极大的兴奋感。脸朝上看着我的鸡巴在他老婆的逼里进进出出着,余哥连续不停地哦哦哦地发出着贱叫声,一直处于勃起状态的鸡巴变得更坚挺了,但因为手被胶带绑在背后还压在了身体,只能是不停地扭动撅挺着下身,吭哧吭哧地做着向上挺鸡巴的动作。

  「你个绿王八,老实儿地躺着,别乱扭搭了,好好看着我咋挨操!」见自己老公忍不住兴奋地不停做着向上挺鸡巴的动作,缈姐抬起穿着黑色高跟鞋的一只脚,在自己老公的鸡巴上很使劲地用鞋尖踢了一下。厉声呵斥完自己老公不许做挺鸡巴的动作了,缈姐扭过脸表情下贱语气恭敬地对我说:「主人,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,操得我的浪逼太舒服了,我真是太喜欢让你操了。」缈姐呵斥辱骂起了看着她被我操的老公,却是夸赞着我的鸡巴厉害操得她很舒服,我听了自然是操她操得更加来劲了。节奏更猛地狠着缈姐,我对躺在自己老婆胯下的余哥问道: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看清楚主人的大鸡巴,是怎么操你老婆的逼了吗?」「看清楚了……看清楚了……」余哥连忙回答着我,随后又兴奋地吭哧着说:「主人您的大鸡巴,真是太棒了,又粗又大,强壮有力,把我老婆的逼都操翻了。看来我老婆被主人操得真是爽啊,逼里被主人操得全是水了,都滴吧到绿王八的脸上啦。」让余哥躺在自己老婆的胯下,看着我的大鸡巴在他老婆逼里进进出出着,我站在缈姐的身后狠操了她十多分钟。把缈姐操得淫水四溢到了快高潮的状态,让余哥的淫妻欲充分得到了满足变得更下贱兴奋了,我也过足了这种夫前操其妻的刺激感,这才把鸡巴从缈姐的逼里拔了出来。

  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挪到房间的正中间来,还是这么脸朝上平躺地板上。」吩咐完双手被捆到背后的余哥挪到房间中间疼着,我又在缈姐浑圆结实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:「你个浪逼骚婊子,摆个撒尿的姿势,蹲你老公的脸上,把你的逼对着她的嘴。主人去拿个工具过来,好好地收拾下你的浪逼。」我说完走到了余哥夫妻带来的拉杆皮箱前,从里面装了一皮箱的各种SM工具里,翻找出来了一个AV按摩棒。

  在日本AV片里常见的这种AV按摩棒,字头前的AV和AV片的AV并不是一个意思,表示的是电动一词的英文缩写,本来的用途是按摩颈部、腰部等身体部位的,是直接用生活电源来驱动的。余哥夫妻带来的这个AV按摩棒,是正宗的日本进口货,小日本生活电源的标准电压是110V,咱天朝生活电源的标准电压是220V,所以这个AV按摩棒还附带有一个小型变压器。因为不是用电池而是用生活电源来驱动的,而且本来是用来按摩颈部、腰部等身体部位的,这种AV按摩棒产生的震动力度相当得大,直接放在阴部、乳房等敏感部位,几乎没有一个女人能承受得住。属于在SM调教中最常用的一种工具,也是最容易能让M臣服的一种工具。

  我拿过来了这个AV按摩棒接好电源,余哥此时以按我的要求躺到了房间正中的地板上,缈姐也已经按我要求,两腿叉开着站在自己老公的头两侧,下身贴着余哥的脸蹲在了自己老公的头上。

  我一手拿着按摩棒蹲到了余哥的身体一侧,伸出另一只手捏弄着缈姐的一只奶子,同时对他们夫妻两个命令道:「你个绿王八贱公狗,张开嘴把舌头伸出来,你个浪逼骚婊子,把你的逼再往下挪挪,让你老公把舌头伸你逼里。」余哥听完大大地张开了嘴,把舌头以最大的程度伸了出来,并且使着力气绷紧着伸出来的舌头。缈姐把下身向下压了压,让自己老公把伸出来的舌头,伸进了她刚被我操过的逼里。我见他们夫妻按我说得做好了,把手里的按摩棒伸到了缈姐的两腿间,把按摩棒的头贴到了她的阴蒂位置,随后推上去了震动开关。

  「啊——」我刚一推开了按摩棒的震动开关,缈姐便嘴张到了最大程度嘴嚎叫了起来。我把打开震动的按摩棒,贴在她的阴蒂上也就连三分钟,缈姐便两腿乱颤快要蹲不住了,连声嚎叫的同时来回扭着脸对我叫喊道:「啊啊啊……主人…主人……不行啦……贱货的逼不行了……要……要高潮啦……求求你了好主人……快点……快点……让贱货到了吧……」十三缈姐叫喊着说她马上要高潮了,我并没有直接把她刺激到高潮,把按摩棒从她的阴蒂上拿开问道:「你个浪逼骚婊子,想要高潮的话,先给主人说说,主人把按摩棒放你逼上,同时让你把舌头伸你逼里,你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啊?」「感觉…感觉特别爽……主人把按摩棒放在我阴蒂上,震得我的整个逼都跟着震,带着我老公塞在我逼里的舌头也跟着震……贱货的阴蒂被按摩棒震着,阴道被自个老公的舌头震着……这个感觉好爽好特别啊……我以前从来没被这么玩过……主人你真是太有才太会玩了……」缈姐显然是真得很喜欢这种感觉,说完后便示意我继续这么刺激她。我虽然是把他们夫妻当成了夫妻奴调教,但我在缈姐的面前实际没什么主的感觉,因此也就把按摩棒放回到了她的阴蒂上,没一会地功夫便把缈姐给刺激到了高潮。

  被我用按摩棒刺激阴蒂的同时,自己老公的舌头还伸在她的阴道里,缈姐这次的高潮来得相当强烈,高潮后大口喘息着直接趴到了自己老公身上。因为余哥是仰面平躺在了地板上,而缈姐刚才是叉着腿蹲在了老公的头上,她这么向前爬到了自己老公的身材,也就是跟自己老公成了「69」姿势。我此时也已达到了最兴奋的状态,因此等缈姐趴到了自己老公的身上后,我随即便又趴在了她的身上,从上面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。

  缈姐以「69」姿势趴在了自己老公身上,我和她方向相顺趴在了她的身上,这样我在最上面操起了缈姐的屁眼后,余哥的脸等于被我和他老婆两个人的下身给压在了下面。这种姿态自然令余哥觉得很难受,但也极大刺激到了他的淫妻欲,而对我来说自然也是相当的刺激。之前我的鸡巴已在缈姐的逼和屁眼里操了挺长时间了,以这种非常刺激的姿态又猛操了她十来分钟,我便一泄如注地在缈姐的屁眼里射精了。

  淫妻欲一直被强烈地刺激着,令余哥一直处于了极度的亢奋中,而我把他的手捆到了背后,令他没法自己碰自己的鸡巴,因此余哥的鸡巴虽一直处于了坚挺"/>